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管l家婆中特期期准 > 正文阅读

求一篇优美散文 题目要新颖的 文笔要优美。

发表日期:2019-09-21 11:27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傍晚是一个很奇妙的时刻,黑与白相间的空隙,日与月交接的时刻。仿佛是漫画人物变身的瞬间,玄妙的,匪夷所思,倒让人有所期待。总是会发生许多的故事。黑夜的伊始,华灯初上,夜色阑珊,另样的色彩,疑幻似真。

  赴约的路上,涌入车流,是哪个绊路的仙儿,迷惑了我,竟是陷入了潘神的迷宫,左转右驶,终不得路。

  傍晚时分,随了白昼黑夜的变化,天气也常常的不同了。雨啊,雪啊,风啊,总是喜欢选择在这个时候莅临。今天是什么呢,起初以为是雨,再仔细看,竟是冰雹,我是头一回,这样清楚的亲睹这些颗粒状的结晶,兜头筛下来,噼哩啪啦,很是惊异,随之竟是莫名的兴奋。呀,竟然是冰雹哎!这个季节下雹子,是正确的吗?莫不是老天爷,顺手抓错了符号?冰雹不大都是夏天才有的吗?是我寡陋了?也没个解答。好象就我一个这么莫名的兴奋来着。

  一边观望着这场冰雹这场雨,还得寻摸着路… 不怕,总是能走出去的,反正是爽了约,我倒也不急了。我就不信,我走不出这迷宫,这可是我的地盘!

  寻来寻去,就寻到了河。灯火、霓虹相继亮起,映着这水,衬着这雨,在这湿润里晶莹闪烁。迷路了,挺好,否则哪有这样闲心在这路上,走马观灯?

  这河,不管我来看它不看,它一直在这里,静静。模样稍有些改变了。傍晚的天,被这潺潺玉带隔在了远处的彼岸,低低。好象伸手即触。河上多的是桥,横跨两岸,与这水的对比,它们挺拔坚硬,远远。星星点点的灯光在雨里熠熠闪着光。河边几处垂枊,消瘦的窈窕,参不透喜忧的飘摇着,柔柔。眼前的河岸线,清晰硬朗,上来的这滨河路上,川流不息的车辆,是一群爬行着的带壳的王虫,行色,匆匆。

  雨一直在下,忽大忽小,亦动亦静,虽然这里聚了这么多的人,眼神是活络的,却也安静。只有这自然里的声音,真好!

  每个时段,每个角落,都有故事在发生。这些故事,仿佛发生在昨天,可能明天还会发生,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只要一个人拥有一颗聆听阳光的心,就总能听到温暖——

  说是看戏,其实讨厌死了那没完没了的唱词和唱腔,感兴趣的只是一个花旦。在很少脂粉的年代,那花旦无疑是天仙般的大美人。那浓妆的眉眼,那珠翠的头饰,那身段那水袖,让我如痴如醉。

  戏场如集市,看客真的如云;而大多的眼光都罩在花旦身上。场上的气氛随花旦的情绪起落,所有的眼泪和掌声都为她汹涌。没有人知道小小的心里也有梦想,我几乎是绝望地想着:长大了我也要做一回花旦,而且是头牌花旦。

  现在偶而也去看看戏,那想做花旦的念头却是早就散了。因为后来终于明白,一出戏里只需要一个花旦,大多数人只能做平常角色。而且即便做了花旦也不见得有什么好,天天生活在远得没边的别人的故事里,对白是假的,亲情是假的,美丽是假的,就连眼泪都是假的,这多可怕。

  生活是生活,戏台是戏台,戏台上的美满并不意味着生活的幸福,厚厚的粉妆下面更多的是早生的皱纹。虽然掌声诱人,却难品味下台后的冷清。更何况,人在台上招招式式不可马虎,稍露破绽,就可能有人请你吃西瓜皮或瓜子壳,自认粗心又不够皮厚,这花旦不做也罢。

  花旦的梦是醒了,并不等于别的梦也不做了,总有一些怪念头不甘寂寞地粉墨登场,又等不到谢幕已逃之夭夭,给自己徒增笑柄。但是被自己笑话总比被别人笑话有趣。

  给苍凉加柴/给寂寞添草 //给遥远写信/给惦记裁衣//给翅膀高飞/给枕头安睡//给爱你更爱/给永远更远……

  那是奶奶当年的陪嫁。据说,奶奶的嫁妆摆了足足三里地,爷爷家腾出了三进院子还放不下。“辗转至今,就只剩了这一个梨木妆台和满堂子孙。”说这话时,奶奶脸上并无惋惜之情。

  梨木妆台周身镂刻着吉祥喜庆的图案,仿佛所有的好日子都在那上头过着。妆台的正面隐藏着许多带暗格的小抽屉,有的曾娇藏过一对羊脂白玉的镯子或一把象牙的梳子,有的曾埋伏过一个女人的家底,有的看过红颜脂粉,有的亮过女红的道具和手艺,有的只见一方祖传的砚和几枝未沾过墨的上好毛笔……

  这大约是奶奶最钟爱的嫁妆,她把它放在卧房内,每天都要和它亲近几回。想那刻的镜子定和奶奶一样有着春月般的面容,几十年的世事就在它面前云烟。

  一心向往着,什么时候留得一头齐腰长发,然后在一个清闲的早晨,在妆台前端坐;在长长的辫梢上,重温奶奶溜光水滑的窈窕岁月。

  淡扫娥眉,樱桃小口,粉饰一脸张狂为婉约娴静,穿上奶奶箱底的秋香绿旗袍——我那错过了旗袍时代的美人肩呵,定激动得如鞭炮声中的新嫁娘。然后等着所等的人推门进来,回眸,倾倒一人之城,足矣。

  曾放满首饰的抽屉,如今住满了奶奶的儿孙们的照片。梨木妆台好像一个大家族的老宅院,古朴而祥和。无论我们离家多远,都忍不住要常常想念旧瓦上的青苔和滴水如歌的屋桅。

  车一闪进龙凤山的山门,白亮亮的雨就下起来了,山路在雨刷器上来回的摆动着,依然在车窗上模糊着……

  修建中的天台寺刚刚一闪就躲进了树海之中,此时再看车两边的的树,多是叶片肥大的阔叶混交林。有丁香、有槐树、有山榆,有山丁子、有五角枫树,还有紫荆,那蓝盈盈的细细碎碎花朵被雨一淋,更显得娇娇艳艳,让人心疼。车就在绿树蜿蜒的山路中,左拐右拐,盘绕而上……

  山上的路修了,今年雨水较丰盛,路面时有山水拉出的一道道冲沟,车一边躲着冲沟,一边颠簸着而上。

  车两边的油绿树丛中间有苍翠松树挺拔而出,不时有墨绿的柏树枝干虬劲,随着道路的盘旋,柏树越来越多,似乎这山路也是随着柏树的树形而成的。

  车停在山脚下的一个路场边,再往上就要靠步行了。此时,雨势渐小,稀稀落落的雨点,倒给人平添了几分爽快。

  一下车,山里的乳白色的雾霭挟着湿漉漉的绿意、裹着草木香,扑面淋头而来。走上山来,一时山在云中,人在雾里。再看山上的树,有丁香、有五角枫,更多的是柏树。

  到了山寺前,山崖旁的一株柏树,已结了柏籽,一嘟噜一嘟噜的柏籽,带着苍灰色的白醭,似留下了刚刚飘过淡淡的雾霭。一颗雨珠在苍灰色的柏籽顶上愈结愈大,终于悄无声息的滴落在天台寺刚刚修建的台阶上,石阶早让雨打得湿漉漉的,这一滴新的雨珠在石阶上先是铜钱大小的亮痕,很快就与石阶上的水痕洇成一片,了无痕迹……是水滴还是柏树的墨绿让石阶也顿生绿意?

  石阶旁的几处陡立的苍岩上青苔点点,有的墨绿一片,有的绿意新茸,岩畔柏树的雨滴滴落在苍岩上,很快与苍苔融为一体。再看苍岩上苍苔,乌黑的老苔颜色更加油润、凝重,新苔愈显鲜绿。

  这时仰望苍岩隙中旁逸斜生的柏树,倒是有了一番感慨。问身边的一位僧人,这龙凤山的柏树是如何形成的?他摇了摇头。他只是不断地叮嘱从山下陆陆续续上来的人:“往上走吧!上面有关东第一柏和关东第二柏,到哪里照几张相。”不言而喻柏树是龙凤山的一大奇观。

  我来龙凤山大抵是三两次了,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也是柏树。是不是关东第一柏和关东第二柏并不重要,我倒是看重漫山遍岭的那些无名的柏树,虽然扎根于石壁、悬崖之上,有时就是从石隙生存,孱弱的树干、纤细的枝桠,虽说没有多少雨水、没有多少阳光、没有多少人注意,但是正是这些千千万万柔弱里含着坚忍的无名柏,给龙凤山披上了一片浓浓的绿意,给龙凤山以勃勃的生机。

  站在天台寺看远山,山岭起伏。重峦叠嶂。在云海的衬托下,飘飘渺渺,犹如仙山。从天台寺俯看下去,山坡上还散落着几处旧的寺院,山正对面是一座形若笔架的小山,与龙凤山相看两不厌。有人告诉我,这山叫做哺天峰和影门山,确实是龙凤山的天然屏障。我仔细看:那苍绿的颜色告诉我那里也多数是柏树。尤其是东面的小山,山顶似石圈处有熔岩流淌下来形成的石梯。白色的石梯两边已被苍绿色的柏树所覆盖,六和彩123期资料,若隐若现……回头看龙凤山上的绝巘、峭壁上也多有柏树斜逸而出……有人说,去年历经五十多年少有的严冬,许多树冻死了,唯有这柏树却愈加苍苍郁郁。

  这时一阵阵不知名的鸟鸣,裹着乳白的雾霭,从柏树丛中抑或擦着柏树稍轻轻掠过。我忽然悟到:有人把柏树喻为龙凤山的翎羽,那一片片的纤羽、一根根翎毛不正是这不知名的小鸟从哪一处仙山衔来,又植于高山绝壁的缝隙间、石裂上。

  这苍绿的柏树又从龙凤山向四处蔓延、蔓延……形成一个巨大的柏树群落。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。其实大自然的修复能力是极强的,只要人们不滥砍滥伐,树木也好、野草也好,总会送给荒山一片葱翠。

  山中的雨说来就来,白雨随着过山云,飘忽而至。我们只好与龙凤山依依挥手,这时再回望龙凤山,山里的墨绿墨绿的柏树已淹没在一片白亮亮的豪雨之中……

  我想正是有了这千千万万的无名柏,才有这龙凤山的一片秀色。他们深深扎根于石隙、岩缝中,· 德国vs意大利谁最厉害?狂风吹不倒,雷霆也难轰,霜雪欺身身更坚……这无名柏不也正是辽西这片贫瘠土地上的芸芸众生吗?